bokee.net

文学作家博客

文章归档

<<   2018年   >>

01月 02月 03月 04月
05月 06月 07月 08月
09月 10月 11月 12月

文章评论更多

rr1658960528 : 亲爱的同学们,校友们,朋友们,快把这个好消息转发给你周围的朋友吧!!新泰洪强医院,庆祝建院周 年,将免费治疗颈椎病腰椎病的范围,从新泰周边农村地区扩大至全国各大高校在校学生!免费为在校学 生提供治疗!
rr1658960528 : 亲爱的同学们,校友们,朋友们,快把这个好消息转发给你周围的朋友吧!!新泰洪强医院,庆祝建院周 年,将免费治疗颈椎病腰椎病的范围,从新泰周边农村地区扩大至全国各大高校在校学生!免费为在校学 生提供治疗!
wq3rew (游客) :
vv (游客) : <a href=http://www.comeonb2b.com/>wholesale handbags</a> <a href=http://www.comeonb2b.com/>wholesal
yjhua99 : 祝贺您!一切如意!
Qingyunfeitian : 这是善与恶的较量。人性在利益面前的变异,许多优秀品质在恶劣竟争中不断丢失。本剧提醒每个人在经济大潮的浪潮中我们究经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来走完我们这来之不易的人生之路。 希望能早点将剧本搬上屏幕,让更多
jiangyaohua0718 : 谢谢马丁,谢谢热情的新疆人的祝福!我也祝愿您事事如意,一路走好!
bnqygl : 请接受新疆人的祝福!
太极拳师 (游客) : 很好,我看了你的作品应该大有作为。祝你一路顺风,为祖国的文学事业、文化市场繁荣做出更大的贡共同贡献!
jiangyaohua0718 : 谢谢杨总的赞许,商机总是留给有准备之人的!

长篇小说《亲娘●后娘●丈母娘》连载 (100篇) 展开   列表

30集电视连续剧(最新版本) 《亲娘●后娘●丈母娘〉(第一集)

30集电视连续剧(最新版本)   亲娘●后娘●丈母娘   ——(根据姜耀华的长篇小说《铭爱刻恨》改编)   一场人性与兽性的大搏杀 一场善良与邪恶的大决战 ——题记   第一集    1.石库门的二层阁里  日(阴) 昏暗的烛光下。 我躺在床上大哭…… 三叔:“大嫂!大嫂!你快点醒醒呀!你快点醒醒呀……” 三婶把我从床上抱起来。 三婶:“阿文肯定是饿煞了!我又没有奶水来喂他,这可怎么办呢?大嫂!大嫂!你快点醒醒呀……” 我的哭声越来越大…… 在我的哭声中推出片名——《亲娘●后娘●丈母娘》及职、演员表…… (我中年时的画外音,深沉、缓慢):“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而我的童年,比起我的同龄人说来,确实是惨不忍睹、苦不堪言,可以说,它的每一个时辰的背后都躲闪着眼泪,它的每一张日历都曾经泪浸血染。记得1948年,那时,我出生还不到30个月,我的母亲只有2

阅读(5497) 评论(1) 2009-05-03 08:54

第一0一回 亲娘告慰亲家母

第一0一回 亲娘告慰亲家母     浦东某墓地。 清明节这一天,我的母亲和我以及大姨家、宣家大小,还有徐伟成的娘、菊英家娘、阿毛家娘、国国家娘、沙奶奶、周同志、刘老师、蓝言里居委会干部等解放的生前友好都来到了解放的墓前肃立、穆哀。 解放的墓地事先已经被我修缮一新,在青松、黄花的怀抱中耸立着一块长方形的玉白色花岗岩墓碑,上面用红漆书写着六个魏碑大字:“爱妻解放之墓”,落款处写着——夫宣蓝携带子女:子,宣治平、子,宣国平、女,宣佩茉、婿,江华、女,宣佩莉、婿,张文敬立。解放的遗像前点着四株白蜡烛,蜡烛前摆着许多糕团点心、各色水果,墓碑两侧摆满了花圈、鲜花和花篮。 我和宣佩莉跪在碑前在慢慢地焚烧着纸钱…… 我的母亲站在墓碑前,凝视着解放的遗像,深沉地说:“亲家母,今天,我和您的全家以及您的生前友好都特地赶来告慰您:我们党已经粉碎了万恶的‘四人帮’;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有关拨乱反正指示

阅读(222) 评论(5) 2008-09-28 06:39

第九十九回 捷报里国家玉宇澄清

第九十九回 捷报里国家玉宇澄清     乌云,在天空化成蒙蒙的烟雨,散了;雨点,落地变成了无数颗晶莹的水珠,停了。雨过天晴,天色晴岚,一条美丽的彩虹挂在浦江上空,朝阳把江水染得彤红彤红,三五成群的海鸥或是贴住江面,或是直冲云天,它们自由自在地在翱翔、在欢叫,它们仿佛在向广大上海市民在传播着胜利的捷报…… 金秋十月的外滩,到处都是红旗招展,到处都是锣鼓喧天…… 游行队伍中,喜气洋洋的上海群众在边游行边高呼着口号:“打倒‘四人帮’!保卫党中央……” 这一天下班后,我兴冲冲地手提着三公一母的大闸蟹回家来,在门外我就高喊起来:“娘——!今天我请您吃大闸蟹!” 母亲纳闷地说:“阿文,今天家里又没有什么客人来,吃什么大闸蟹呀?” 张昀已经有6岁了,她高兴地冲过来抱住我的大腿说:“爸爸,我也要吃!” 我弯下腰,对女儿说:“好,好,昀昀,我们每人一个,全吃了它们!” 母亲佯瞋道:“阿文,

阅读(144) 评论(2) 2008-09-28 06:22

第九十六回 出走者回归故里

第九十六回 出走者回归故里   林大敏接林小敏母子俩分乘两辆三轮车回来了,车子刚刚停在大姨家门口,林大敏就朝家里大声地喊叫道:“妈——!小敏回来了!小敏回来了!” 大姨闻声从家里奔出来,她一眼就认出了坐在三轮车上的小外孙:“这就是陈宏啊,我的宝贝外孙!快让外婆来抱抱。” 林小敏关照陈宏:“宏宏,快叫外婆!” 陈宏奶声奶气地喊了一声:“外婆。” 大姨上前从林小敏的手里抱过外孙,在他粉笃笃的小脸上亲了又亲:“宏宏,快告诉外婆,你今年几岁啦?” “2岁。” “哦,都2岁啦。这小囡像他爸爸,浓眉大眼,高鼻梁!” 把行李从车子上搬回家以后,林小敏问林大敏:“四姐,阿文还在医院里吗?” 林大敏说:“他从前天一直到现在根本就没有回来过。” 林小敏说:“我去看看他和佩莉。” 林大敏生气地说:“人还没有进家门哩,你的心怎么就已经飞到他的身边去啦?哼,真像前世你欠过他多少债一样!”

阅读(647) 评论(0) 2008-09-09 06:30

第九十四回 佩莉力争雪耻辱

第九十四回 佩莉力争雪耻辱   周同志带着三个居委会的主任以及刘老师、大姨、徐伟成的母亲、菊英家娘、阿毛家娘、国国家娘、沙奶奶、宣家姐妹等一群人来到地处福州路的上海市公安局大门口,周同志对一警卫说:“同志,我们是来找军管会领导的。” 警卫问:“有什么事吗?” 周同志拿出我的一沓申诉材料对警卫说:“这是市局政治部张文同志的申诉材料,我们要当面交给军管会的领导同志。” 警卫一惊:“张文?我认识他呀!他如今究竟怎么样了?” 周同志说:“如今,他被他后娘诬告成反革命分子了。” “啊?天下竟然还有这等奇事?”警卫同情地说:“好,请你们等一会儿,我先打个电话上去,看看首长在不在?” 大姨见警卫这么在意我,就回过头来对宣佩莉悄悄地说:“佩莉,看来有戏了。” 宣佩莉也看到了希冀,她对大姨会心地点点头。 周同志与其是对大家说的,还不如说是故意讲给正在岗亭里打电话的警卫听的:“阿文是全局

阅读(179) 评论(1) 2008-09-08 07:23

第九十二回 解放救女婿身遭不幸

第九十二回  解放救女婿身遭不幸   解放家楼下。 解放拼命地守护在楼梯口,大声地训斥道:“我的女儿正在楼上睡觉,你们想上去干什么?!” 三婶穷凶极恶地叫嚣:“我们要上去抓现行反革命分子!” 解放故意在拖延时间:“我家除了我们母女俩以外,就没有其他人!你们没有搜查证就抄家,是犯法的行为!” 三婶对童非说:“这个女人是想故意拖延时间,存心掩护张文逃走!” 童非命令手下人:“把她强行拖开!上去搜!” 第一道防线被公安人员突破,解放迅速地退守到楼梯口,她用双手拼命地拉住扶梯,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通道。 三婶扑上去拼命地拽解放,在双方竭力的搏斗中,几个公安人员用死力终于扳开了解放牢牢紧抓住扶梯的双手,尔后他们又猛力地把她朝边上一摔——解放的头颅被猛力地撞击在柜角上! 解放的头颅上顿时血流如注!她不省人事地头一歪,昏迷了过去。 三婶带着一群人快速地登梯而上…… 宣佩莉用被子蒙头睡

阅读(133) 评论(0) 2008-09-07 06:44

第九十一回 阿招抓张文伤天害理

第九十一回 阿招抓张文伤天害理    第二天上午,解放冒雨找到了周家嘴路两宜坊居委会的马主任,居委会的马主任热情地接待了解放。解放具体地向她说明了来意…… 马主任认真地听完解放的来意后,态度十分明朗地说:“解阿姨,请你放心,到时候,我们居委会会帮阿文作证的!” 解放感激地说:“谢谢马主任!” 接着,解放又找到了海伦路居委会,并通过居委会干部,解放又找到了徐伟成的母亲和居委会林主任,解放同样地向她们说明了来意…… 徐伟成的母亲立场坚定地说:“解阿姨,到时候,我们一定帮你一起到市公检法军管会去揭发路阿招的阴谋诡计!她算什么工人阶级?她父亲是被人民政府在镇压反革命的时侯枪毙掉的,她男人是被公安机关已经抓起来的在押犯人,她自己才真正是混进工人阶级,混进造反派队伍里的阶级异己分子哩!” 林主任也说:“解阿姨,请你放心,到时候,我们居委会也会站出来替张文说句公证话的。” 在梧州路蓝言里

阅读(824) 评论(0) 2008-09-07 06:43

第九十回 绝境里解放开导张文

第九十回 绝境里解放开导张文   次日一大早,54号大院子里一片寂静。 解放在水龙头上在洗菜,见三婶出来刷牙洗脸,就主动地让她:“路队长,让你先用。” 三婶虚情假意地说:“解放,你也太客气了,我等一会儿又不要紧的。” 解放把三婶的脸盆放进水箱里去放水:“客气什么?都是老邻居了,反正我又不去上班,你是要紧去上班的。” 三婶阴阳怪气地说:“现在也无所谓上班不上班啦,造反夺权要紧嘛!解放啊,我可得要关照你啊,你家老头子,最近对待造反派的态度——可是非常恶劣的噢!” 解放敷衍道:“噢,噢,老宣是个一根肚肠通到底的人,脾气太耿,也最容易得罪人,如有麻烦您的地方,还望路队长大人有大量,对他多多关照噢,能网开一面就网开一面吧。” 三婶边放水刷牙边讨好地说:“你说得一点儿都不错,要不是看在你这个老姐妹的份上,我早就对他不客气了,想当年,你们家老宣把我整得多惨啊!” 解放晓得,三婶又想起了

阅读(198) 评论(2) 2008-08-17 08:11

第八十九回 危机中佩莉救护恋人

第八十九回 危机中佩莉救护恋人    冒着霏霏阴雨,我跑到五角场一家杂货店里给宣佩莉打电话,拨通了电话号码后,我一听接电话人的声音正巧是宣佩莉时,激动得我手都微微地颤抖了起来,我强压住内心翻江倒海一般的激情,轻轻地说:“佩莉,我是阿文。” 一听是我的声言,宣佩莉真是激动无比:“啊——!是阿文,你快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 我说:“我现在在江湾五角场。” 宣佩莉问:“江湾五角场大着哩,具体靠近哪个方位?” 我说:“佩莉,我在翔鹰电影院门口等你。哦,如果你有钱的话,就多带一些钱出来。” 宣佩莉说:“我有钱。阿文,我请个假,马上就来!” 红星织布厂布机间里的织布机在很有节奏地轰鸣着“嚓、嚓、嚓……” 宣佩莉挂断电话后,快步奔进车间,她跟组长请了半天事假,到更衣室换了一身衣服,撑着一把雨伞就快步地走出了厂门口……   我站在翔鹰电影院门前向江湾五角场方向在引颈张望,忽然,在人

阅读(118) 评论(0) 2008-08-17 08:09

第八十七回 陷囹圄张文惨遭酷刑

第八十七回 陷囹圄张文惨遭酷刑     随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斗、批、改”运动的不断深入,宣蓝已经被本厂的造反派隔离审查好长一段时间了。一天晚上,解放钩手套的心思都没有了,她显得非常地心神不定。 宣佩莉关切地问:“妈,是不是你又在想爸爸啦?” 解放反问:“难道你们不想他吗?” 宣佩莉说:“想,当然是想啦。” 小阿弟咬牙切齿地说:“我真恨死这个死麻子了!都是她,把我爸爸打成了走资派!” 宣佩莉吓唬弟弟:“小阿弟,你可不能乱说噢,麻子现在是造反队的头头,要是万一被她听见了,那么,我们的爸爸可就真的要倒霉了!” 小阿弟不懂事地说:“怕她什么?我爸爸是她们厂的厂长哩!” 宣佩莉摸摸弟弟的头顶,说:“小阿弟,你现在人还小,还不了解现在正在进行的这场运动的焦点就是篡党夺权……” 解放烦躁地对宣佩莉说:“跟他说什么呀?小阿弟,快上楼睡觉去。”   在中国铅笔一厂批斗走资派的大会

阅读(147) 评论(1) 2008-08-16 06:35

第八十六回 张文无奈送走表姐

第八十六回 张文无奈送走表姐   我带着礼物走进大姨家时,大姨和林大敏正在帮着林小敏整理行李,见我来了,大姨说:“唷,是阿文来啦。” 我说:“大姨,大敏姐,你们正忙着哪。” 大姨说:“阿文,你坐,我先给你去泡杯茶。” 我急忙阻拦道:“大姨,您就别为我操心了,你忙你的,要喝茶,我自己会去泡的。” 林大敏理也不理我,只顾在埋头打包。 大姨瞟了林小敏一眼,牢骚满腹地说:“她这个鬼丫头,从小就是任性惯了的,决定了的事,你就是用九头牛也甭想把她拉回头!阿文,你替大姨想想,一个姑娘家,结婚、报名到外地去,这是两件多么大的事情呀,可她倒好,事先竟然连一点儿风声都没有跟我透露过,说嫁人就嫁人,说走就走了,唉,阿文啊,看来上辈子我肯定是欠了小敏什么债务,这辈子非得要我偿还她不可!” 我劝道:“大姨,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你就成全小敏姐算了。” 大姨说:“阿文啊,不成全她,我又能拿她怎么办呢

阅读(106) 评论(2) 2008-08-15 06:17

第八十五回 小敏终于解开心结

第八十五回 小敏终于解开心结     1967年,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已经进行1年多了,随着运动的不断深入,上海市革命委员会陈阿大之流擅自搞出了一个“响应英明领袖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干部要四个面向”的指示。干部的所谓“四个面向”,就是面向工矿、面向基层、面向农村、面向边疆。这些天来,全市各区、县、局级单位都被搞得人心惶惶。今天下午同事们都到建国西路大礼堂去开会了,市公安局政治部办公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正在埋头起草一份文件…… 陈鼎良走进门来喊我:“阿文!” 我抬起头,心里不由得一阵欢喜:“哎,鼎良,今天你是怎么会有空到我这里来的?” 陈鼎良喜忧参半地告诉我:“阿文,我报名,去,去青海的报告,今天处里,已经,已经正式批准了。” 我诧异道:“真的?!” 陈鼎良把批文掏出来给我看:“呶,你看。你的报告,批了没有?” 我说:“上面考虑我是独苗的原因,就没有批,要我留在这

阅读(102) 评论(2) 2008-08-15 06:15

第八十二回 闹文革张文忧心如焚

第八十二回 闹文革张文忧心如焚   自从1966年8月8日通过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以后,上海各大高校的学生运用大字报、大辩论、大批判的形式,在社会上掀起了一个大鸣大放、大揭发、大批判的高潮,矛头直指那些公开的和隐蔽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一时间,《造反队》和《赤卫队》,《红革会》和《红三司》,《公革会》和《消革会》在上海滩上打破了头,他们双方都打着同样的旗号:“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党中央!”就像唐朝的神秀和慧能争夺袈裟,拼个你死我活,看看到底谁是禅宗的真传弟子!一天,我下班回家时,看见245弄的弄堂里也贴出了一幅醒目的大红横幅:“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我刚走到54号大门口,几位居民委员会的干部就围住我,其中蓝言里居委会的张主任拿出一张写有“红卫兵”字样的红纸不容商量地就用大头针别在我胸前:“张同志,你可要支持我们红卫兵大造封、资、修的反啊!” 我

阅读(66) 评论(1) 2008-08-13 06:36